熟悉的拥堵又回来了高德出行暖报显示驾车通勤出行热度恢复9成以上

3月20日报道

3月20日,最新一期《高德地图出行暖报》显示,近一个月以来,全国主要城市通勤出行热度呈阶梯式快速回升态势。截至3月16日,全国范围驾车出行热度已经恢复至春节前正常水平的95.8%,公共交通出行热度回升至50.5%。

投中网:春节假期是餐饮行业的传统旺季,按照往年的经营情况,西贝在春节期间的营收能有多少?

原来员工放假就放假了,现在不行,放假了也得发工资,这个差别太大了。但我们必须把责任担起来,如果我们开始裁员,甚至把员工全部推向社会,这不就麻烦了吗?这不是社会不稳定因素吗?

贾国龙:我觉得这一个月应该有七八个亿。现在七八个亿的生意突然变成0,进项没了,你还得付出。

在停业期间这些员工是没有工资的,员工也接受,觉得正常,03年嘛。政府也觉得合理,就这样。

投中网:西贝早在1988年就成立了,2003年非典期间在北京已经有五家门店,当时你们是如何应对的?

另外我们还有1万多员工在家。我们刚开始停业以后,有一部分员工就选择了回家。回到家了,我们还得关心他们的心理状况。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贾国龙:现在1万多员工在宿舍,我们得管吃管住管安全,还得管心情愉快。不要乱跑,不要被别人传染了,也别让自己成为传播源。

贾国龙:非典的时候我们公司有五六百员工,就放假了,员工高高兴兴地走了。我们租了两辆大巴,把100多家乡的员工送回去。因为是从北京疫区去的,被政府强制隔离半个月,隔离期间政府管吃管住。

贾国龙:目前还正常。我们天天好吃好喝,组织学习,组织有限的小范围内的娱乐,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时间长了谁知道呢?

投中网:您期待政府出台哪些政策来缓解餐饮行业面临的困难?

贾国龙:西贝在全国60多个城市有400家门店,2万多员工。现在堂食的店基本都停了,只有一部分店,比如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的店我们保留了一部分在做外卖。但是外卖的量非常小,只能达到正常营收的5-10%。

投中网:目前员工们的心态怎么样?

基于超过10万个与工作和日常生活相关的热门地点疫情和人流量分布情况,并结合交通大数据预测,高德地图对通勤功能进行升级,为用户规划安全快捷的上下班路线。

在全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西贝莜面村餐厅的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接受投中网专访时表示,当前西贝400家线下门店基本都已停业,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将损失营收7-8亿元。

工作逐渐恢复正常,防疫仍然不可松懈。此前第二期高德地图出行暖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主要商圈客流回归到疫情前正常水平的30%以上。结合两组数字来看,相比通勤出行的显著回暖,人们对于通勤之外的出行和购物需求仍然相对“克制”。人们还在等待着疫情结束后的春暖花开,盘算着到时候和好友去哪里大吃一顿。

贾国龙:据说银行最近要降息,那是杯水车薪,降上一两个点又能怎么样呢?国家真正免税减税是有空间的。比如2020年的所有税收就不收了,这个空间很大,可以弥补我们在防疫期的一些损失。

但这样短期没问题,长期是扛不住的。我们一个月工资发1.56个亿,两个月就三个多亿,三个月就四五个亿了。哪个企业储备那么多现金流?

投中网:现在口罩等防护物资全社会都很紧缺,西贝1万多员工在宿舍,防护物资充足吗?

隔离完之后,我们这些员工没事就都回家了。5月份陆续通知要恢复营业,他们自己买了火车票回来上班。

通勤防疫两不误在工位上憧憬“春暖花开”

具体到城市维度,由于疫情防控仍处于关键时期,现阶段一、二线城市的防控压力仍然较高,因此从总体上看,一、二线城市的驾车通勤出行热度恢复程度普遍不及全国平均值。其中,深圳和西安以88%的驾车出行热度并列第一,杭州以86%的成绩紧随其后。相比之下,北京、上海由于面临更大的疫情防控压力,仍有相当比例人群在家办公,因此驾车出行热度恢复较慢,目前尚未回到70%。

为了最大程度为用户在疫情期间的出行提供保障,高德地图陆续上线了多项功能,帮助用户进行出行决策,让用户通勤防疫两不误。

结合公交出行热度和驾车出行热度的对比可以看出,尽管目前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但更多人仍然倾向于选择驾车通勤,尽可能减少与他人的接触。对此,网友调侃说,疫情之后才发现,很多平时坐公交地铁的同事,原来是家里有车的“隐形土豪”。

国内部分主要城市驾车及公交出行热度排名

让贾国龙更忧心的是,2万多员工目前待业,但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工资要继续发,一个月支出就在1.5亿左右。倘若疫情在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贝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

原来我们说现金流行业牛,融资不要,基金不要。银行贷款什么的我们都用不完,给我们授信,我们就用上一半。现在发现不行了,一算账,真的,我们连三个月都扛不过去。

“在这个行业里边我们日子还算不错的,那日子不好的呢?我们贷上款,勒紧腰带发三个月工资,其他品牌其他企业呢?”贾国龙说,“你要知道餐饮业三四千万的就业,把这些人都推到社会,那是什么光景?”

但关了之后员工在宿舍待着,也都是问题。

最早是从武汉开始停的,在武汉我们有9家店。之后从北上广深开始一点点停,波及到全国。现在内蒙我们卖外卖的店政府都强制让关了。

现在是戛然而止,突然生意停住,所有的东西都停了,但是人员的费用支出不能停,这不就傻眼了吗?

这又回到好人做生意的问题上来了。什么是好人?负责任就是好人。对员工负责任,我不遣散员工,还工资照发;对顾客负责任,做安全放心的食品;对国家负责任,把企业办好,把员工养好。

没遇到危机的时候,我们还挺牛的,还说我们不缺钱,现金流足够。危机来了,突然发现现金流根本扛不住,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就耗没了。

即使如此,随着通勤人群的逐渐增多,拥堵作为早高峰的重要标志,也在一线城市悄然回归。数据显示,由于早高峰拥堵,一线城市7%的驾车用户7点前就已走在上班路上。虽然拥堵程度还未达到平日峰值水平,但北京西大望路、G6辅路,上海复兴东路、南北高架路,广州东风东路、深圳宝石路等各城市堵点也已陆续回归。逐渐翻红的早高峰城市路况,从一个侧面见证了人们工作状态逐渐回到正轨。

不多的差评中有玩家提到了包装、添加好友、联机等问题。

贾国龙:我们的现金流按照发工资的极限,我们现在贷款还不多,即使贷上款发工资,我觉得撑不过三个月。

但我们承担责任了,政府其实应该最终兜这个底。尤其不能再出那些“傻政策”——疫情防御期间还要发两倍工资。因为把我们这些企业压垮了之后,社会动荡就来了。大量失业,人们就没有收入,购买力就严重不足,这不就是经济危机吗?

投中网:目前西贝的线下门店还在营业吗?

从分城市的数据来看,南方城市的公交出行热度普遍较北方城市上涨明显,杭州、深圳、广州的公交出行热度分别达到63.8%、63.5%和62.9%,位列前三。

你要知道餐饮业三四千万的就业,把这些人都推到社会,那是什么光景?

投中网:西贝现在的账上有多少现金?如果这种情况短期难以好转的话还能支撑多久?

公共交通也是日常通勤的重要方式。高德出行暖报显示,和驾车出行热度的变化趋势一致,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出行热度也呈现出每周显著回升的阶梯式上涨特征。3月16日,全国公共交通出行热度恢复至50.5%,相比最低点的13.2%已增长近三倍。

道路拥堵、地铁限流,面对不断增加的公交通勤时长,人们也开始选择错峰通勤。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有16.2%的公交出行规划发生在晚上8点后。

还是熟悉的味道“早高峰”又回来了

贾国龙:我们下手快,囤了一批,够用。我们专门有个物资部,快速地买,高价也要买。你要知道中间还有(卖)高价的,一个N95要 30多块钱,这部分就花了几百万。

投中网:有多少员工在宿舍?

关于国行NS的更多细节可以查看我们的评测报告,国行NS会列入你的选择之中吗?

贾国龙认为占据企业30%成本的人员开支是疫情当下决定企业生死的最大问题。他一方面主动表示要承担起企业的责任,把员工养好,另一方面也急切地希望国家能在税收减免、员工工资补贴等方面尽快出台支持政策,让有责任的企业不吃亏。

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承担一些,企业承担一些,国家承担一些,各个组织承担一些,个人也要承担一些。

贾国龙:我们的成本结构里边,原材料占30%,但这个有货在就等于钱,不是损失。人工综合成本占30%,这才是大头。剩下的房租占10%,不营业就不用交。还有税收成本大概占6-8%。

算来算去最大的一个变量就是人头费。但是国家政策规定,这些人假期都是要有薪水的,我们也认,而且我们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品牌也想对员工好一点。

2019年春节七天假期内,全国零售和餐饮业销售额约10050亿元。因此次疫情影响,该报告估算餐饮零售额仅在7天内就会有5000亿元的损失。

全国范围驾车出行热度和公交出行热度均呈阶梯状快速回升

1月31日,投中网专访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以下为专访内容:

在这个行业里边我们日子还算不错的,那日子不好的呢?我们就贷上款,勒紧腰带发三个月工资,其他品牌其他企业呢?只能算了,我也不发工资了,我解散行不行?就(只能)辞退员工。

高德地图对一个月以来全国300余个城市的通勤出行热度分析显示,全国早高峰时段用户驾车通勤出行热度呈每周阶梯状回升态势。截至3月16日,早高峰时段驾车通勤出行热度已恢复至95.8%,基本回到春节前正常水平。

投中网:付出的成本主要包括哪些?

在导航过程中,驾车用户可以实时查看沿途地点的人流量情况,并主动选择规避路线。针对公交地铁通勤用户,高德地图已在全国超过30个城市上线实时公交服务,并率先在北京上线客流满载情况查询服务,公交通勤用户在出行前也可以查看当前公交和地铁的人流量,以便更好规划行程。此外,高德地图联合48家网约车合作伙伴推出的测温消毒“安心车”服务,让用户安心无忧打车通勤。

每一次早高峰的拥堵背后,是人们重返工作岗位的热情,更是期待工作生活全面回到轨道的小小梦想。工作战疫两不误,成为现阶段人们的出行“新常态”。

年前我们货款付完了,奖金发完了,好多干部都是十四薪年底发。我们不存多少现金的,因为我们知道每年过年期间就是营业高峰期,现金流马上就回来了。我们有那么多存货,一卖出去不就变现了吗?然后再发工资进入循环。

当时中国经济的情况也和现在不一样。非典持续了那么久,还有9%的增长,现在整体经济形势在往下走,我们规模也大了,人工成本的占比由15%涨到了30%。

对于员工的工资补贴不知道国家会不会有什么好的办法。

公交出行热度不及驾车发现公司里的“隐形土豪”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现金流发工资撑不过三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