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逃加拿大6年的“猎狐”对象谢某回国投案

潜逃加拿大6年的“猎狐”对象谢某回国投案

新华社杭州9月5日电(记者马剑)5日,在公安部指导下,经过浙江省、舟山市两级公安机关锲而不舍的工作,潜逃加拿大6年的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谢某被成功劝返回国投案,并表示愿积极退赃。

在正式从事机器人研发生产之前,奇瑞还购置过一批国外的机器人。2006年,奇瑞准备在生产线上加新车型,需要请国外专家来做技术服务。被聘请的国外专家开出的价格是按小时收费,价格非常昂贵。“用现在流行的话就叫被卡脖子。”许礼进说。

“其中机器人整机业务是核心,可以提升系统集成业务的差异化竞争力,拉动零部件业务快速成熟;同时系统集成业务能提升整机业务在细分领域渗透率和占有率;核心零部件业务提升整机业务在成本、性能、功能、可靠性等方面的核心竞争力。三者之间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和共同提升。”许礼进表示。

日前,埃夫特董事长许礼进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他表示,目前国内大大小小机器人公司有上万家,机器人产业开始步入洗牌阶段,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优质公司将会脱颖而出。

20多年前,许礼进还在奇瑞汽车。

当时在德国的汽车生产车间,映入他眼帘的是清一色的机器人流水线。而当时国内还是人海战术,一个生产车间千余名工人,大型设备与人“共舞”,稍不留神,设备就会把人碰伤了。在酷热的夏天,为做好安全防护,焊装车间工人还需全副武装,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和劳保鞋,戴上手套和护目镜,整天汗流浃背,大家苦不堪言。

浙江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表示,谢某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被成功劝返回国投案,是浙江警方“猎狐2020”专项行动的重要成果,彰显出浙江省追逃工作“有逃必追、一追到底”“追逃追赃并重”的坚定决心,再次正告在逃境外的经济犯罪嫌疑人,要认清当前形势,放下思想包袱,尽快回国自首,积极退赃,争取宽大处理。

这让许礼进意识到,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就永远处于被动。

在谈到机器人产业时,许礼进认为机器人在汽车行业的应用是比较成熟的,但汽车行业之外的通用行业诸多企业也都面临着转型升级、提质增效,都对机器人等智能装备有巨大需求。

6年来,浙江省、市两级公安机关组成联合缉捕组,想方设法查找谢某的踪迹,并通过关系人直接联系谢某,宣讲政策,以案释法,亲情感化,规劝其回国投案,同时全力追赃,对其本人及涉案6家公司在境内资产、债权等及时查封、冻结。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谢某向国内发来《悔过自首书》,表示愿意回国投案自首,并积极退还赃款,挽回经济损失。

第一次触动许礼进研发机器人的想法,是2002年他去德国学习的时候。

这也正是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发端。从研发、生产到应用,从机器人的红海市场到开拓属于自己的蓝海市场,从国内到国外,历经风雨,埃夫特终于在2020年7月15日成功在科创板上市。

2017年收购的WFC是服务全球中高端汽车整车企业的白车身焊装生产线提供商,通过并购WFC,埃夫特形成了“机器人焊装线体全流程虚拟调试技术”和“基于多AGV调度超柔性焊装技术”等核心技术,同时埃夫特柔性系统业务板块实现了承接汽车焊装主线的能力,拓展了汽车行业系统集成业务,开拓了国内头部品牌汽车企业市场,并跟随WFC承接国外高端汽车品牌焊装生产线业务。

■核心竞争力:自全产业链布局,拥有核心技术团队、独立研发体系,掌握16项核心技术

许礼进表示,上述并购和参股,在消化吸收转化原有技术的基础上,充分利用海外技术资源,并进行后续可持续研发创新,进一步提升了埃夫特整体技术水平,有效支撑了埃夫特业务的拓展。

另一方面,埃夫特也尝试进行商业模式的创新。在江西赣州,埃夫特参与投建的面向家具产业集聚区的智能共享喷涂中心落地。许礼进介绍,该中心基于云平台和智能喷涂机器人技术,解决了共享模式下家具多品种小批量混线生产的问题,为用不起、不会用机器人的中小企业提供代加工的模式,这种模式能有效解决通用行业中小企业使用机器人的痛点,并且促进产业智能升级、解决当地环保治理的问题,有效地降低机器人在通用行业使用机器人的门槛,大大促进埃夫特机器人在这一块庞大的蓝海市场的销售和应用,并将中小企业从采购设备的“客户”转变为采购服务的“用户”。

“要想做好机器人这个产业,可能还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和资本资源。”许礼进说,科创板对于有发展前景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融资渠道,尤其对推动科技创新型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和高质量发展有深远的意义。

■机构眼中的公司:位列中国工业机器人第一梯队

许礼进介绍,2015年开始海外并购前,埃夫特已形成核心技术人才团队,形成独立的研发体系,攻克了很多核心技术。不过,埃夫特在系统集成领域才刚刚起步,核心零部件业务也急需提升。针对各业务环节所需核心技术和基础技术进行梳理,对于其中尚缺乏的薄弱环节,必须“弯道超车”甚至“换道超车”,通过境外并购,消化吸收境外技术减少研发时间,实现自主可控。

2017年参股的Robox是欧洲运动控制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通过参股Robox,埃夫特掌握了“高性能机器人控制与驱动技术”和“实时操作系统内核和第三方集成开发平台”等核心技术,为埃夫特机器人打造了具备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护城河和护城墙,并为打造高性价比、高可靠性和易操作易使用的埃夫特机器人打下坚实的基础。

“机器人技术含量比较高,当时中国整个机器人产业基础是很薄弱的,不管是核心零部件、核心技术,还是机器人应用等各个环节,都有很高的技术要求。”许礼进表示,这个行业要做好还是非常艰辛、困难重重,“但我觉得,这条路走下去意义重大,我们必须要攻克这些核心技术,把机器人行业发展壮大起来,打造中国人自己的智能装备,用中国人自己的机器人生产中国人自己的汽车”。

不走寻常路:已实现工业机器人全产业链布局

2015 年收购的CMA是欧洲地区智能喷涂机器人、智能喷涂系统供应商,通过收购CMA,埃夫特填补了喷涂机器人产品空白,完善了机器人整机产品线,形成了“面向手持示教的结构设计技术”和“机器人智能喷涂系统成套解决方案”等核心技术。同时通过意大利CMA和在中国新成立的希美埃机器人,埃夫特拓展了喷涂业务系统集成能力,开拓了汽车及零部件、轨道交通、航空航天等细分行业高端客户。

许礼进表示,在很多科技项目的发展上,中国之前一直是处于跟跑的状态,为了实现从跟跑到领跑的目标,需要在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上有更多的思考和突破,包括未来发展趋势的探索,都要不断进行前瞻思考和深度思考,思维模式也要不断进行自我升级迭代。

在那个年代,一辆捷达要卖21万,这笔钱可以在安徽芜湖买两三套房子。当时中国汽车行业刚刚起步,中国的汽车企业工人还在生产车间汗流浃背地进行手工点焊焊接,而国外的汽车企业已经开始用机器人替代工人进行作业了。

机器人的使用可以大幅提升汽车生产效率,为满足供货需求,奇瑞汽车也开始购买国外机器人进行汽车生产,但在遇到问题请外国专家时,代价昂贵,这让许礼进萌生了自己研发机器人的想法。

2020年6月,智能喷涂共享工厂达到单班满产,受到当地政府和行业的普遍欢迎,共享工厂模式正式落地运营。未来,埃夫特计划将这一模式推广到五金、餐厨具等多个产业聚集区。

从跟跑到领跑:打造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护城河

■市值:122.3亿元(截至7月23日)

“国内外这么一对比,智能化装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引进智能化装备,就可以不需要这么多工人,不需要工人在生产线上做这些脏、苦、累、差的活了。”许礼进说,所以当时成立埃夫特时的使命,“智造智能化装备,解放人类生产力”应运而生。

2007年8月2日,奇瑞汽车以货币出资成立芜湖奇瑞装备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2014年6月,埃夫特从奇瑞体系完成孵化并开始独立运作,进入快速发展阶段。经过充分的行业调研、竞争对手分析,许礼进认为工业机器人要实现跨越式发展和可持续发展,必须布局核心零部件、整机、系统集成等机器人全产业链,形成协同融合发展的格局。

领跑,要有更高的起点,埃夫特在海外进行了多起收购。

2016年收购 的Evolut是欧洲领先的通用行业机器人智能抛光打磨及金属加工系统提供商之一,通过收购Evolut,埃夫特形成了“机器人智能抛光和打磨系统解决方案”等核心技术,同时通过意大利Evolut和在中国新成立的埃华路机器人,拓展了通用工业系统集成业务板块,开拓了汽车零部件、航空航天、铸造、工程机械、新材料等细分行业高端客户。

据介绍,谢某出逃前系某集团公司法人,涉嫌骗取票据承兑罪。为躲避法律责任,他于2015年6月出逃加拿大。2016年4月,浙江省公安厅对其立案侦查。同年12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骗取票据承兑罪对其批准逮捕。

一方面,埃夫特目前已实现了工业机器人全产业链布局,服务于汽车及零部件、3C电子、光伏、轨道交通、航空航天、铸造、工程机械、木器家具、卫浴陶瓷等细分行业,并突破了几大关键核心部件。2019年自主控制器和减速机已开始导入埃夫特机器人整机,2020年埃夫特将进一步加速导入自主控制器,并开始将自主伺服系统一同导入,未来公司将具有较强的核心竞争力、技术壁垒和长远发展前景。经过公司测算,若核心部件基本实现自主化,机器人整机业务板块的毛利率将达到35%以上。”

他告诉记者,发展机器人产业需要很多的资源,包括人才、技术、资金以及市场开拓等,“所在我们后来引进一些人才,收购了一些国外的公司,不走寻常路”。

埃夫特表示,其子公司希美埃、埃华路整体经营良好,在汽车零部件、铸造、木器家具、卫浴陶瓷、航空航天、轨道交通、工程机械等通用工业领域逐步开拓重要客户。在汽车工业白车身焊装生产线领域,利用消化吸收、创新的核心技术,逐步开拓了华晨新日、开沃汽车、合众汽车等重要客户,经营业绩逐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