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换新颜

“九曲十八弯,一湾一美景。”经过一年多的精心“装扮”,粤桂交界处贺江流域一处处绝佳景点揭开面纱,周末自驾游者络绎不绝……

江岸颜值骤升,村民信心大增

为了退款,唐玲多次与优胜教育沟通,并前往优胜教育的北京总部协商。“说实话太累了,一整天不吃不喝、不上卫生间就在这坐着。”经过多次追讨,唐玲到目前才拿回了1万多元退款。“(有一次)我在这等了一整天,到晚上6点多的时候,他(优胜教育员工)从他们新公司——牛师来了,把钱打过来给我,就那一次(打的钱)多一些。”唐玲表示。

资本路上的优胜教育:疫情是罪魁祸首?

拥有千余家门店、3万多名专兼职员工的优胜教育,在今年3月就一度陷入欠薪、裁员的风波当中。但彼时,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公开表示,公司不存在裁员、降薪情况,并称有足够的资金储备服务下去。

优胜教育总部另一间办公室,办公室内桌椅杂物混乱摆放,门口封闭,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解决资金链断裂:让家长帮忙“二次创业”

据了解,此次浙江集中开工的重大项目近半数总投资超10亿元,百亿元以上项目14个、总投资1809亿元,50亿元以上项目41个、总投资3478亿元。

不过,时隔7个月,优胜教育的代表黄思宇在北京现场明确表示,资金链断了,无法拿出更多的钱解决公司欠薪和家长要求退费的问题。而此次面对北京直营校区纷纷关停,优胜教育拿出解决危机的方案是“二次创业”。黄思宇称,其目前主要负责综合素养事业部,在沟通过程中,她向要求退费的家长表示,“让留守的那些老师继续为在座的各位孩子上课,我们需要家长再额外给这些老师一部分课时费,包括管理成本,但是可能会很低,可能每个小时在80元至150元。”另外,黄思宇称,优胜教育可以成立家长委员会,让家长来监控这些钱保证给到老师。

在这里,粤西丰厚的人文历史底蕴提供了天然养料。封开古称“广信”,意为“初开粤地宜广布恩信”,是岭南文化重要发源地。肇庆深挖“广府乡韵、曲水流金”题材,构建贺江—东安江生态文化带,按照4A级景区标准,打造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特色美丽乡村。

林下经济崛起,也改变了封开传统农耕方式。近年来,封开、怀集等地涌现杏花鸡、竹荪、食用菌、兰花、单枞茶、特色粉蕉等种养基地,孕育“合作社+基地+农户”“经营体+基地+农户+电商平台”等新的产销模式。在励志新村另一头,“封味购”电商中心窗明几净,游客接踵而至。室内竹芋粉、蜂蜜百香果茶等特产琳琅满目。“封味购”创始人伍幸辉身着灰布衫,当起临时导购:“我们不拼规模拼精品,以精深加工提升农产品附加值,线上线下互动,去年销售额将近700万。”

行走贺江沿岸,老屋修旧如旧,新房“穿衣戴帽”,建筑物隔火墙、栏杆边多绘有黑白相间的祥云图,地方特色明显。进到大洲镇东畔村,一座老房子扎着脚手架,尚在修缮之中。巷道口悬挂两盏红灯笼,宣传栏贴有五马巡城舞、麒麟白马舞、采茶戏等非遗文化和民间艺术的图片。

“产业建在屋前后、创业可在家里头、就业不出村门口”,封开县近年已有160多名大学生返乡创业,成立9家公司、27个专业合作社、36个家庭农场,带动2560个农户、870个贫困户发展生产,每户人均增收1万元以上。去年,东畔村接待游客1万多人次,村集体经济收入达10万元,整村率先出列省定贫困村。

但面对19日上午“人去楼空”的优胜教育北京总部,对于这套解决方案,家长并不买账。记者向光华路SOHO物业询问优胜教育的搬离时间,物业方面称:“上个月还有人办公,这个月就没有了。”当被问及优胜教育是否正式退租时,物业表示:“他家(优胜教育)是跟小业主直租的,跟我们物业没有关系。他们家也没正式退租,但是他们转到线上了,现在现场没有人了。”

有着不满情绪的还有优胜教育北京校区的一些老师。和家长一样,他们也遭遇了突发事件。7月份刚刚入职的李华(化名)向记者表示,自入职以来,只有7月份发了工资,其他月份都被拖欠了,本来说10月15日会一起发放,最后等来的却是学校关闭的消息。

天津校区的事件一度让优胜教育在今年春天陷入欠薪、裁员的风波中,但在今年3月份,有接近优胜教育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称:“我问了优胜教育创始人,他说他家离职的是分批付薪,但是在职的没有降薪。”优胜教育时任董事长及创始人陈昊也曾宣称:“我们不存在裁员、降薪,员工的流转是正常的。”

突如其来的危机:上着课被告知学校关闭,老师被辞

目前,李华和同事打算采取仲裁的方式解决问题,谈及未来,李华表示,还是“先找工作,然后再来维权。”

2018年秋,广东决定全域统筹规划,建设省际廊道美丽乡村示范带。粤西肇庆市率先“起跑”,统筹改造封开、怀集两县11个乡镇30个行政村,首期打造粤桂接壤地区38公里景观带。

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在与现场各校区的家长代表视频连线时表示,由于疫情影响,北京优胜教育现在的营收只有过去的四分之一,其声称优胜教育在疫情期间背负了太多的特殊情况。“我们有很多加盟商,加盟商会甩锅,甩锅以后我们怕品牌崩了,怕员工没有饭吃,我们就会接盘,截至今天,我们直接接收的校区多达80家,我们没有这么多资金,但是又要解决这么多员工,所以才造成这个局面。”陈昊在视频连线中表示,希望家长给他一点时间,并称优胜教育不会“跑路”,陈昊也不会“跑路”。

优胜教育的代表还称:“疫情期间,在我们成本没有降低的情况下,收入锐减,所以我们在坚持了9个月之后,确实是资金链彻底断掉了,我们拿不出更多的钱来给老师发工资、来给我们的家长解决退费问题。”

距“贺江第一湾”约10分钟车程,便是封开县大洲镇大洲村——两广茶船古道必经之地,东安江在此汇入贺江。狭长的龙皇岛高踞两江之间,“龙皇岛码头公园”翠竹挺拔、绿草如茵。两名游客举着手机拍江景,一艘渡轮突突突地驶向对岸。“这里原有一排竹林挡住江景,满地杂草、垃圾。我们做通村民思想工作,统一改造水道、驿道、绿道,修建公园、凉亭、观景台,还建起污水处理站,景观漂亮了,游人就多起来。”封开县大洲镇镇委书记钟传锋说。

唐玲(化名)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来到光华路SOHO来找优胜教育退款了。

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份,优胜教育就发生了欠薪事件。优胜教育天津校区的兼职老师王阳(化名)当时向记者表示,自己年初的工资被拖欠。然而时隔多月,王阳仍在通过仲裁及其他法律手段讨还工资,王阳向记者表示,自己之前所在的校区为优胜教育的加盟商,目前该加盟商已经独立。

很多家长是在被突然通知学校关停了,老师都被辞了,连线上课都上不了之后,才意识到优胜教育出事了。“周六孩子正在上线上课,突然通知上不了课了,后来班主任就给我们发学校关停了的信息,并让我们今天过来总部,有人接待我们退费什么的,可我们一早来了,人都没了。”一名缴纳了近4万元学费的家长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反馈道。

面对众多学生家长的质问,优胜教育代表黄思宇表示:“造成今天的这种现状,本质上可能是我们做教育的核心团队出了问题,核心团队就是老师,我们一直以来对老师的利益可能没有给人家保障到位。”

夕阳下,大洲镇西畔村祠堂门楼愈显高大。门口石阶上,村民们或蹲或坐,与一位戴眼镜老者闲聊——这就是“老麦”。

“我们在坚持了9个月之后,确实是资金链彻底断掉了。”在19日傍晚组织的优胜教育和学生家长的协商会上,优胜教育代表黄思宇称,无法拿出更多的钱解决公司欠薪和家长要求退费的问题,优胜教育给出了一个“二次创业”的解决方案,希望家长额外给留守老师一部分课时费。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则在视频连线中表示,造成如此局面,是在疫情影响下,接了很多加盟商甩过来的“锅”,希望家长给他一点时间,并承诺自己不会跑路。

从投资结构看,此次集中开工的重大项目充分激发市场主体投资积极性,其中民间投资项目354个、总投资6359亿元,投资占比71.1%(外商投资项目8个、总投资298亿元)。同时重大项目强化实体经济导向,特别是夯实制造业本底,高新技术与产业工程项目238个,总投资4465亿元,占比49.9%。(完)

优胜教育分为直营和加盟经营,而加盟经营给优胜教育带来了不少纠纷。“可能加盟这个模式本身在教育上面就有它的弱点。像优胜这种加盟模式,从人的管理学上来说,其实大家不是完全一条心,可能加盟店觉得我不想扛这事了,我也不付加盟费了,我不干了。这样带垮一家店还不要紧,但整个行业的声誉都会受到伤害。”前述接近优胜教育的业内人士曾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指出,创始人们要思考教培行业中,加盟这种商业模式存在的内在利益冲突或者动机冲突该如何解决。

与唐玲不同的是,19日来到现场的不少家长,并不清楚优胜教育的近况。

贺江由北而南,流经湖南、广西、广东,全长433公里,两岸风光旖旎。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城就坐落在贺江与西江交汇处,县城北行约5公里便是“贺江第一湾”。

在家长丧失对优胜教育信任的背后,是优胜教育关联公司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10月14日更换法定代表人,公司创始人陈昊退出、唐芳琼接任。另外,启信宝显示,今年以来,陈昊注册了另一品牌“牛师来了”的系列相关公司。

李华表示,其入职后有一段时间被疯狂排课,最多的一天被排了14个课时,从7点半开始上到晚上10点,如果收家长300元一个课时,给到老师的可能只有60元~70元,有些课还拿不到这么多。

江景改造之后更加美丽,村民们美化乡村的信心大增。各地以路为廊、以水为链,打造“一村一景、一村一韵、一村一品”。迄今,肇庆市已投入资金近5亿元,组织实施生态、产业、文化等项目。一批美丽乡村焕发生机与活力。

去年12月,唐玲就预交了3万多元学费,为其上幼儿园的孩子报名了今年9月份开班的综合素养课。本是看中了老师的教学能力而提前付费,却没想到开启了她艰辛的退款之行。“本来9月份开学,但是没开成,(我)就一直催问到底能不能开,一直到8月底,接近9月了,跟我说报名的校区无法复课,让我去别的校区,但那个校区太远了,孩子这么小,我没同意,于是开始协商退款。”

登高远眺,巨大“U”字形河道尽收眼底,一湾碧水兜住色彩斑斓的田畴、农舍与丘陵。“这一河段上下游直线距离只有18公里,但河道弯弯曲曲,长达39公里!贺江上回环形大湾很多,一个接一个。”当地讲解员说,以前这些景点“养在深闺人未识”,没有很好地转化为文旅资源、带动当地经济创收。

发展林下经济,一村一品、一镇一业

呵护乡土文化,接地气、存原味

“我们结合资源禀赋、自然生态、地理区位、历史人文和村民意愿,赋予各村不同的功能定位和内涵,让村民生活在舒适的环境、闻得到熟悉的味道。”封开县委组织部长饶幸说。

省际廊道建设中,一些村居改造方案得不到村民认可,“难以落地”。情急之下,对口帮扶的中山市工作队员想到了麦润金——该市农业农村局一位退休干部、老党员,大半辈子与农民打交道,还自学了手绘、设计。就此,年届七旬的老麦当上了当地的义务顾问,驾车奔波在中山与肇庆之间。“村改要接地气、有乡味,既方便现代人生活,也符合传统审美观。”老麦一边翻动手机里数百张手绘图一边说。

但不少家长表示,优胜教育走到今天,“锅”不在疫情,“我在疫情期间也有续费,交了2万多元。”有学生家长称。一名在去年9月缴费的家长也表示,提前预交了8万元,但消耗掉的课时只有1万多元。“我们的钱去哪了?”家长们十分不解。

来到现场的家长大多是优胜教育个性学的用户,据优胜教育官网介绍,优胜教育个性学主要面对6岁~18岁的小初高学生,家长表示,这主要是1对1教学,一个课时收费在300元左右。许多家长一次就交了数万元,“交钱越多,折扣越大,我们还是认可老师的教学效果,也觉得他们这么大的一个品牌肯定没什么问题,所以才投了这么多钱。”有学生家长向记者表示。

家长不接受“二次创业”解决方案,要求优胜教育黄思宇(左)联络公司给出其他解决方案

公司资金链是否真的断裂?家长的退费诉求又如何解决?10月19日,公司北京总部已不见办公人员身影,只留下一堆杂乱家具的优胜教育能否给出答案?

在19日的现场,有优胜教育员工在登记拖欠工资情况,记者看到,在数页被打印出来的拖欠工资信息的统计表上,不少员工被拖欠长达半年的工资,金额有的多达6万元。

如今,粤西省际廊道示范带人居环境日新月异。“封开贺江奇景生态游”入选首批广东省乡村旅游精品线路,东畔村被认定为首批广东省文化和旅游特色村。

“我们还能相信优胜教育吗?”对“二次创业”解决方案强烈不满的家长,他们的诉求是全额退款、一次性付清。

时隔7个月,优胜教育北京校区的家长等来的,却是突如其来的闭校停课。

山乡“蜕变”,吸引了郑州大学毕业生陈嘉龙的目光。他辞去上海的工作,回到封开县江口街道励志新村,研究竹荪栽培技术,并与7名志同道合的年轻人组成核心团队,创办封开县木素菌业有限公司。学生物技术的陈嘉龙搞林下种植驾轻就熟,加上产品稀缺、政策利好,公司业务滚雪球一般壮大,去年总产值达1600万元。

10月19日,光华路SOHO楼下,聚集着众多等待退费解决方案的优胜教育学生家长

优胜教育拖欠员工工资信息统计表的部分信息